冉秋

【全职/多cp】匪石(脑洞片段2)(试阅)

写在前面:
本来今天应该写第二篇的,但是这两人的故事已经构思了好久,实在没有忍住就先写出来了……最后在正文里应该在快要到结局的地方了……所以看的时候慎入……

ooc属于我

仍然是脑洞片段,不是正文,与前文跨度很大,但是是统一设定,慎入,慎入,慎入

特种兵paro,脑洞片段第二节

国际联军早已从各个方位渗透这座大厦,叶修难以想到还会有人拦住他的去路。这种发生在他计划之外的事让他感到有些烦躁,他现在一心只想穿过那扇门,去和威尔那个老混蛋决一死战,他抬脚向前走去——管他来者何人,解决掉就好了。
刚刚迈出步伐,面前的男人却开了口,
“叶上校,你终于来了。”
叶修停下,有些疑惑地打量着他面前这个漂亮的男人。是的,这个男人的面容绝对称得上“漂亮”二字。显而易见,这是个中国人,但他的中文却带着一股英伦腔的味道,应该是在国外生活了多年的结果。即使那人身后里提着枪,叶修却放下了防备,一脸轻松地朝男人伸出手,“你好,鬼刻同志,欢迎归队。”
鬼刻,长期卧底的虚空双鬼之一。
即使被轻易地认了出来,吴羽策面上的表情却并没有什么变化。与其说他面无表情,不如说他就像一潭死水,没有任何“活着”的气息。
吴羽策后退了两步,避开了叶修的手,摇了摇头,“叶上校,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来等你,并不是要回归队伍,我是来请你杀了我的。”
叶修的神色难得的严肃了起来,“鬼刻同志,你知道这句话是不符合一个军人的身份的。”
吴羽策盯着他缓缓开口,“吴羽策这个人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死了,留在这世上的,不过是一个叫‘鬼刻’的杀人机器罢了。”
叶修猛的一怔,两年前,正是他们收到“鬼泣青山终埋土”的消息——得知他们的战友李轩牺牲的那一年……
*
“李轩?”吴羽策回到家,房间里却是漆黑一片,没有收到同往常一样的问候与亲吻,他一时间有些不确定李轩是否在家。转过头,他看到阳台那边有一点火光一亮一灭地在闪动,他叹口气,把门关上,转身要去开灯。“你怎么突然开始抽烟了?到家为什么不开灯……”就一转身的功夫,一双手从身后抓住了他的手腕,制止了他的动作,接着的,便是如暴风雨一般来势凶猛的吻。细细密密的亲吻如雨点般落在他眼角的泪痣上,鼻梁上,接下来是脸颊,耳垂,嘴唇,锁骨……李轩的吻像是在标记自己的领土,不放过一毫一寸,让人挣脱不开,逃闪不得。
“你今天,嗯,发什么疯……嘶,一股……烟味嗯……”吴羽策象征性地推推他,表达自己的不满。李轩却像是没听见,继续辗转着攻略着他的城池,突破他的防线。
吴羽策整个人是有些懵的,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李轩——无论是在做任务时,还是在生活中,甚至在床上,李轩向来是宠着他的那一个他也乐的如此,颇有一些恃宠而骄的意味——今天的李轩是他感到陌生的,甚至在他充满野性的侵略中感到了一丝恐惧。
“嘶……”李轩咬破了吴羽策的唇,铁锈味在两人的唇齿间弥漫开来。吴羽策张口咬了回去,却立刻受到了更加粗暴的对待。两人一路推推搡搡的到了卧室,倒在床上。李轩撩起吴羽策衬衫的下摆,抚上他的腰线,常年握枪磨出的厚茧擦过他干燥的皮肤,习惯情事的身体本就非常敏感,很快就因情欲染上一层绯红。
“李轩……哈,哈……你……唔嗯……”李轩放开他的唇转而去咬他的脖颈没有接吻的阻挡,点点碎密的呻吟再也藏不住的飘了出来。“你,你……发什么疯……啊!”没有缠绵的前戏,没有充足的扩张,李轩便直接进入了他。吴羽策痛到发不出声,生理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下。他高高的仰起细白的脖颈大口的喘着气,发狠的在李轩后背留下一道道红痕。
这是一场无声的性爱,漆黑的屋里只有两人的喘息声彼此交织着。与其说是做爱,不如形容成两只猛兽的搏斗更为恰当。
高潮过后,李轩似是冷静了些,他抬手拧开台灯,在昏黄的光线中端详着吴羽策的脸,目光深情而哀伤。“……阿策……”他终于出了声,“阿策……让我好好看看你……”他不敢轻易开口,因为他的声音中有隐藏不住的悲伤。吴羽策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没缓过劲儿来,眼前白光一片,耳边也听不到什么声响。李轩把他还在微微颤抖的身子死死揽在怀里,力气大的仿佛要揉进他的骨血里去,他不住的亲吻着他的脸颊,“阿策,阿策……阿策……我不怕死……”
作为军人,我从未畏惧过死亡,甚至在从军的第一天就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
有了爱情后,我有了盔甲,也有了软肋。
我不怕死,我只是舍不得你……
吴羽策转醒的时候,身侧床铺的位置早已没有一丝温度,就像是它的主人一夜未睡一般整齐,只有满身青紫色的淤痕和痛处提醒着他所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性事。
这一天,他没有等到李轩,却等到了威尔——他所潜伏的黑道头目——的宴请。
这当然是无法拒绝的,他只能拖着疲软的身子前去赴约。
那是一场丰盛的晚餐,即使只有他们两人,美味的菜肴还是摆满了餐桌。
“请慢用。”主盘端了上来,威尔看着他,表情有一种说不上的怪异,“怎么,不喜欢?”
“不,”吴羽策回答道,“我只是……以为会有很多人。”他切下一小块肉放在嘴里咀嚼,却总觉得味道有些怪异。
威尔看着他的表情更加丰富了,“怎么会有很多人,这可是你我之间的私人聚餐。”不同于吴羽策的小口品尝,他拿起餐具立刻大朵快颐起来。“我今天,是想和你谈谈你情人——Lex(李轩)的事。”
听到李轩的名字,吴羽策放下刀叉,神情认真了起来,“他怎么了?”
“嗯……你对中国人——我是说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不算华裔——是怎么看的?尤其是中国的军人。”
吴羽策心里“咯噔”一声,面上却还是波澜不惊,“中国军人?和中国人民一样——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任何手段的人……”
“哦。”威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样,你跟你情人,关系……?”
“情人而已,有多深的关系。”吴羽策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仿佛是不愿提起这个人,其实他是因为难以按耐住心底不祥的预感而焦躁了起来。
“那是最好,”威尔用餐完毕,优雅地用餐巾擦拭嘴角,“我很抱歉地告诉你,你的情人——Lex——他是个卧底,一个中国军人。”
“所以呢?”吴羽策试图用他优秀的军事教育来控制住自己面临崩溃的情感,他极力的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你杀了他吗?”
“那是当然。”威尔的表情好像在说他杀了一只鸡一样理所当然,“你知道我们对叛徒一向不留情面,更何况他是一个卧底,来自中国的军人。”
“我明白了。”吴羽策低头看着自己只吃了一口的晚宴,“情人这种东西,死了就换一个好了,您没必要跟我商量这种无聊的事情来浪费您的时间。”他整了整衣领站起身,“如果没有其他事了的话,我就先告辞了,毕竟我已经知道了您想告诉我的事情,不是么?”
威尔放下餐巾对他笑了笑,“当然,能和你共进晚餐是我的荣幸。”他招来一旁的侍者,“需要我送你吗?你看起来情况不是很好,被吓到了吗?”
“不,谢谢您的好意。”吴羽策还是没有抬头,“我自己回去就好了——晚饭,很美味,谢谢款待。”
威尔在他身后看不见的地方挂起邪恶的微笑,“不用谢……他听见你这样评价他应该会很高兴的……”
……
吴羽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不大却被李轩精心装饰过的房子总是透着属于两个人的温馨,如今只是眨眼的功夫,其中的一人就将永远也回不来了……吴羽策抵在门板上,身体无力的不受控制的跌落在冰冷的地面,他无声的哭泣着,却再也不会有人温柔地吻去他眼角的泪珠,替他把所有他所厌恶得当在身后。
吴羽策把自己蜷缩起来,仿佛这样就能得到像李轩怀抱一样的温暖。突然,味道怪异的主菜,临走时威尔诡异的话语像闪电般闪过他的脑海,他像被人扼住了脖子般突然停止了抽噎,随即发疯一般地冲向厕所,抱着马桶尽力的呕吐起来。他用上了所学过的所有催吐的方法,卖力地吐着,仿佛要呕吐出他的灵魂*——“啊————!!!”他掩面哀号出来,整个人都浸染上一层厚重的绝望……
*
“就是这样,从那天起,吴羽策就已经随李轩一起死去了,我只是游荡在阳间的一缕孤魂罢了。”他的脸上带着一抹苦笑——叶修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个笑容——让他看上去好像是来自地狱的怨灵,“我吃了我战友的肉,喝了我爱人的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即便如此,”叶修坚定的摇头,“我的信仰也绝不允许我向自己的战友挥刀。”
“叶上校,”吴羽策终于直视他的眼睛,他目眦狰狞,“叶修,你不要让我逼你!”他飞快的举起枪,瞄准叶修扣动了扳机。
“不好!”叶修心里暗道一声,但为时已晚,多年训练积累下的肌肉记忆让他的袖箭已经准确地挥出,正中吴羽策的心脏。而吴羽策的子弹,仅仅只是擦过了他的发丝。
他看着吴羽策像是一只羽翼破损的蝴蝶,摇摇欲坠,终于支撑不住向地面摔去——在走向死亡的这一刻,他的表情终于添染上了几分人气,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是看到李轩来接他了吗……叶修长叹一口气,伸手阖上了吴羽策的眼睛。
恍惚中,有一句“谢谢”随风而散在空气里……
叶修站起身,活动活动筋骨,眼睛闭上又睁开,吐出一口浊气——
威尔史密斯,我们之间的血帐又多了两条人命……
好了,闲杂人等退场,到了我俩算总账的时候了……

写在后面:
这一段情节真的是完完整整做梦梦到的,有小伙伴说我心理阴暗才会有这样的情节……
写到这里我只是觉得聂鲁达的《亡者》很适合这样的情节,可能灵感也与这首诗有关吧,在这里附上

如果你不再活着,
如果你,亲爱的,我的至爱,
如果你,
已经死去,
所有的叶儿会掉落在我的窗口,
雨丝会日日夜夜敲打我的灵魂,
雪花会燃烧我的心灵,
我要带着冰雪的寒冷,火焰,和死亡漫游,
我的双脚会走向你长眠的地方,
但是,
我还将继续活下去,
你为你曾爱我胜过一切,
永不变心,
亲爱的,因为你知道我不是一个人,
而是所有的人

希望你们喜欢……

【全职/多cp】匪石 (脑洞片段库存)(试阅)

之前特种兵paro的脑洞片段1

试阅

渣文笔,ooc属于我

     Glory海陆空联合突击小组突然成立,参与部队众多。这一次的维和行动较以往而言难度系数突然增大,中央部门很重视,红头文件发到各大部队后都立即展开了学习研究会议。然而,目前在B市中央指挥部的会议厅里,最顶尖的突击小组成员们,正一脸严肃地审视着面前这个突然闯进会议的首席指挥官……
     “哎我靠老叶,不是吧!”黄少天拍案而起,“你丫不是回家了吗跑着来干嘛啊!?你是四大心脏三缺一聚会搓麻将来了吗??!我告诉你你这样擅离职守的行为对于军人来说很可耻的啊你知道不知道……”
     “少天。”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的喋喋不休,他此时仍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却也少有的敛起了笑意,“我们先听叶指挥官来解释一下吧。”
     叶修懒散地半倚在座位上,坐没坐相,单独拎出去很难将他和军人联系在一起,更不会有人相信这是昔日的“斗神”。“哎我说,你们一个个这眼神都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就不能来了,啊?看,看看哥这调任令,我家老爷子和冯司令亲自盖的章成不,货真价实的好吗?”
     “蛋!叶不羞是你自己偷你家叶将军的章自己搞的吧!你离家出走的事都干过还干不来这事儿啊!?”张佳乐也加入了声讨叶修的阵营当中。
     “就是啊老叶!冯司令不清楚你的身体情况叶将军总知道吧!他会同意你来?!你那肩膀还能举起枪吗……”
     “少天,过分了。”黄少天的话再一次被喻文州打断,叶修却挑挑眉表示自己无所谓,“哥不用枪拿匕首照样虐你。”他掏了掏耳朵,“我说你俩真不愧是‘闺蜜’啊,吵得哥头都大了。我身体情况没问题,老爷子同意是因为王大眼儿的担保书在这儿呢,喏。”
     会议室里所有人都目光又一次齐刷刷的聚焦在另一边——这里唯一的一名军医身上,王杰希沉默了一会,最后点点头,“是,我写的担保书。”
     “不是吧大眼儿!你居然陪他一起胡闹!”
     “我俩可没胡闹,现在在闹得是你们。”叶修敲了敲会议桌,“我们现在开始开会——江波涛这次留下,我们这次除了需要通讯员还需要翻译官——你和小周一会散会后去研究地形图;黄少天和张佳乐去检查装备;喻队肖队张副在会议室里等我一会儿研究战役部署;其他人现在去进行自己的日常训练下午四点返回会议室开会。没有问题的话,现在散会!”
     黄少天在喻文州“温柔”的注视下难得沉默地和张佳乐出去了,其他队员也在自家队长或副队的授意下离开了会议室,很快,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四位战术指导——喻文州,肖时钦,张新杰,叶修,以及一名军医,王杰希。
     “哎?大眼儿,你咋还在这儿?”
     “你没有说让我离开。”
     “哦……”叶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还是回微草吧,下午的会议你不参加也行……你这大小眼儿在这儿我实在瘆得慌……”
     王杰希知道叶修只是在找一个支开他的借口,也没说什么,跟剩下三位点点头打声招呼就向门外走去。叶修起身将他送到门口,关上门的瞬间,他听见叶修小声的说,
     “谢谢。”
……
     “那么,说说吧,叶上校。”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这次回来,又是有什么你值得重视的东西吧。”肖时钦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方便跟我们说说吗?”喻文州脸上还是公式化的微笑。
     “……你们三个,是在说相声吗……”叶修有些无语的看着他的三名同事。
     三位队长还是那样看着他,毕竟上一次叶修的行为给大家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任务执行到一半他突然带着兵进来掺和了一脚,领走了本来属于霸图的功勋章——事后问起他为什么突然参与任务的时候这人居然说——“只是好奇那么多人盯上的钻石长什么样而已。”
……
     叶修从门口缓缓踱步到会议桌前,看着他的三位战友陷入了很长的沉默,仿佛在下着什么决心一般。
就在喻文州以为他不方便说明原因,打算进行下一个话题的时候,叶修的动作突然打断了他要说出口的话——他从左胸前的口袋中取出一个读卡器,推在了大家的面前。
     “这是?”肖时钦发问。
     叶修还是没有说话,其实并不存在什么方便不方便,老战友虽谈不上,但是大大小小的战役和军演都是炮火横飞真枪实弹地走过来的,大家早已算是同生共死的兄弟,是一家人。叶修是要把事情告诉他们的,只是不知一直在犹豫什么……
     他的嘴唇开开合合几次,终于发出了声音,
     “不是东西,是我爱人。”
     他把“爱人”两个字咬的很重,仿佛呕心沥血从骨血中透出来,在进行一场神圣庄严的宣誓,坚定的宣告给世界。

PS.这次是第一段脑洞片段……渣文笔求读者老爷轻拍……不要被标题骗了这里不是什么正经更文……只是脑洞片段库存地……试阅,之后会努力把片段连成长篇的……土下座

记一个脑洞人设……我保证有时间就会写

特种兵paro

不是什么正经的特种兵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己在写啥…………算是个脑洞…………求各位读者老爷轻拍…………

特种兵paro

*兴欣中心指挥部

叶修:首席指挥官

苏沐橙:副指挥官

魏琛,方锐:战役部署

乔一帆:沙盘演示

罗辑:地图规划

莫凡:技术员

包荣兴,唐柔:接线播报员

陈果,安文逸:物资储备

*蓝雨海军突击队

喻文州:队长(QSB91式匕首枪)

黄少天:副队(QSW06式5.8毫米微声手枪)

卢瀚文:黄少天徒弟(QSW06式5.8毫米微声手枪)

徐景熙:侦察兵(MP9系列军用反恐狙击弩)

宋晓:侦察兵(QSW06式5.8毫米微声手枪)

郑轩:狙击手(AMR–2型12.7毫米口径狙击步枪)

*霸图陆军侦查作战大队

待补*

*微草军区总院
(军医们)

*轮回空军航空作战部队

周泽楷:强击航空兵

江波涛:运输航空兵

孙翔:高射炮兵

杜明:歼击航空兵

方明华:侦察航空兵

*虚空

敌后潜伏

李轩(逢山鬼泣)

吴羽策(鬼刻)

PS.当然这些还没有完……作者脑洞不够用了……写出来可能ooc极为严重……脑洞片段我会尽快赶出来,打的tag是一定有的,这里作为一个脑洞人设寄存处占tag致歉,还有霸图微草的职位没有定下来有没有哪个小天使愿意帮帮我这里土下座表示感谢……

有一天会去见你的